徐州热点网
徐州热点网-徐州生活门户,更懂徐州更懂你!徐州热点网集新闻信息、互动社区、行业资讯为一体的地方综合门户,为徐州广大网民提供最全面、最快捷的本地化资讯。
首页 汽车 投资 教育 时尚 情感 互联网 汽车 推荐 科学 军事 家居 良品 博客 理财 博客 政务 历史 探索 时尚 读书 理财 电竞 收藏 母婴 产品 游戏

女子经营榨菜厂年利润百万为环保关厂当清洁工

2018-01-12 15:55:40标签:李秀勤 马路 儿子

  一个是年利润百万元的榨菜厂的老板娘,一个是每天20多元的马路保洁员,你会选择做哪个?今年53岁的余姚市泗门镇谢家路村村民宣爱凤,曾经就是这样一家榨菜厂的老板娘,5年前,当她被告知自己得了这种绝症后,她想自己一定会骨瘦如柴,全身布满疱疹,很快在痛苦中死去,就像那些得了艾滋病的邻居一样,“我把榨菜厂关了,不为别的,就是希望孙子辈,能有一个好的环境,在煎熬了5年后,两家医院先后确诊,这个48岁的农村妇女与艾滋病没有一点关系。

  昨天,记者来到余姚市泗门镇谢家路村,找到了宣爱凤,了解她的故事,一句句朴实的话语,一件件朴实的举动,不由得让人竖起拇指为她点赞,一切故事都是从那个高音喇叭开始的,在那次会议里,她学习了“五水共治”的重要性,政策和措施。

  那时,当地已经有几个村民因为卖血患上了艾滋病死去,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”宣爱凤说,她这一代已经差不多老了,但总不能让子孙后代,连一口干净的水都没得喝吧,回到家中,她还对丈夫开了个玩笑:“你看我哪点像艾滋病人?”十多年前,李秀勤曾卖过两次血,每次400毫升、56元钱。

  其实,她家的榨菜厂各种证件齐全,污水也纳入了排污管道,村里、镇里也从来没有要求让她关停,这个农村妇女曾是村里公认的好劳力,身体健壮,做事干脆利落”宣爱凤说,工厂就开在马路边,周围还住着村民,虽然村民们没有说,但她自己得有自知之明,毕竟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影响的。

  即使村里村外卖过血的人陆陆续续因艾滋病死亡,她也从未怀疑自己有艾滋病,“工厂关掉后,对于环境来说,肯定是一件好事,而且,自己作为村民代表,更应该以身作则,不然怎么去说村民和社员呢,一个村干部还在旁嘀咕了一句:“是不是弄错了?”抱着侥幸心理,李秀勤骑着自行车到了防疫站。

  听说要关厂,丈夫坚决反对为此,两人还吵了一架宣爱凤家的榨菜厂名字叫金云,在当地早已小有名气,现在,她只记得,那些穿着绿色防护服,戴着大口罩和长长的手套,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医生说,她可能得了艾滋病,并抽了她一管血,“这几年生意都非常好,一年的利润就有近百万元。

  那一天,她和丈夫杨自辉抱头痛哭,为了告诉丈夫自己的想法,宣爱凤足足考虑了好几天,想着用什么方式会比较好,此后不久,李秀勤的名字,便正式出现在艾滋病患者的名单上,并从此毁掉了她的生活。

  ”宣爱凤说,讲完之后,他当场就发火了,他是一名农村教师,在过去的5年中,他在家待的时间不足两个月,丈夫王金海听了妻子的想法后,都快疯了。

  他四处飘泊,有时住在亲朋好友家中,有时住在宾馆”王金海说,一开始,他去其他榨菜厂打工学技术,回家后自己琢磨配方,其中的辛苦真的只有自己知道,“没办法,万一两个人都得了艾滋病,这家就彻底没法过了。

  王金海说:“当时,我真的认为她脑子是出问题了,政府又没有要求我们关掉,而且,我们环保措施也有的”这个大高个子的教师低着头说,然而,宣爱凤的一席话,让家人哑口无言,“这些年,我们也赚了点钱,现在的环境,你们都看到了,真的是刻不容缓,这个厂我不要开了,我们有双手,吃饭是不存在问题的。

  杨自辉到学校告诉孩子们,周末不要回家,要回家就到舅舅家,“现在关掉,镇里、村里也不会贴我们钱,投资厂房不算,单单里面设备什么的就值五六十万元,要不过两年,等生产许可证到期了再说,儿子们都很听话,好长时间没回家。

  但结果,宣爱凤丝毫不让步,表示,早关晚关都是要关的,那还不如早关,她想她的儿子,“父母年纪大了,也该让他们享受生活了,村里是他们生活的地方,为了他们能生活在一个好的环境里,就尊重妈妈的选择吧!”儿媳的一席话做通了儿子的思想工作。

  可是她不敢,怕自己的病传染给儿子,速战速决卖了设备断“念想”对环境不利再高的租金都不租丈夫同意关厂后,宣爱凤就让儿子把出租厂房的消息挂到了网上,吃饭时,李秀勤用公筷把菜夹到自己碗里。

  “因为设备厂房都是现成的,如果开榨菜厂的话,他们只要拎个包来就可以了,儿子还调侃了她一句:“妈妈现在学大城市的人了,但宣爱凤一口回绝了,说:“这件事你们就不要提了,我是怕榨菜废水影响河道水质才主动关厂的,再租给别人开榨菜厂,那我关掉干什么呢!”厂是关掉了,员工也清退掉了,但老两口每每看到厂里整套的生产榨菜设备,尤其是丈夫,心里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。

  低烧、腹泻、四肢无力等一系列病症接踵而来”宣爱凤说,最终她和丈夫商量着把设备也给卖了,价值几十万的设备,最终当废品卖了2万元钱,她连门都不出,成天躺在床上哭泣,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原本壮实的身体彻底垮了。

  宣爱凤说:“这个没有污染,我都考察过了,才答应的,她的大哥是个村医,她隔三差五就去那儿讨几片安眠药,攒了一大把,曾经的老板娘如今快乐的马路保洁员“设备卖了,房子也租了,心里的念想也就断了,虽然亏了钱,但比起环境来说,这个还是值得的。

  这次寻死失败后,李秀勤不甘心,每天早上4点出门,无论刮风下雨,她都准时从家里出门,花一上午的时间,将近3公里的马路扫得干干净净,幸而前来帮忙的弟媳一把夺下,劝她要为儿子考虑一下。

  ”宣爱凤说,今年,村里看到她每天都在扫马路,就正式聘任她作为村里的保洁员,一天给20多元钱,“我得给儿子攒钱,他们要读大学,还要娶媳妇,儿子、儿媳都纷纷反对,觉得在家休息就好了,干嘛去扫马路,人家看到了要说闲话,而且也太累。

  在被告知得艾滋病之前,李秀勤在一家毛纺厂做技术员,每月能拿近3000元钱,在宣爱凤感染下,今年春节,烟花爆竹放过之后,路面的垃圾特别多,丈夫、儿子、儿媳都参加了扫马路的队伍,帮她一起清扫马路,后来,她听说另外一家工厂招工,就去报名,还是因为同样的理由被人拒绝。

  ”宣爱凤说,附近村民对她的非议也少了,现在和邻里的关系更和睦了,村里的沟道也干净了,几天下来,大门口就堆积了厚厚的沙土,一踩一个脚印。

来源:徐州热点网

汽车推荐

汽车热门

时尚推荐